浅谈纸上魔法使

Author Avatar
黯梦萦辰 4月 23, 2020
  • 在其它设备中阅读本文章
 3k字  大约10分钟  日常6

涉及「纸上魔法使」「青空下的加缪」,无分析,仅浅谈,微剧透慎入

纸上魔法使

原名:紙の上の魔法使い
类型:视觉小说
开发商:ウグイスカグラ
剧本:ルクル
原画:桐叶
主线时长:25-30 h
全线时长:30 h +
主要人物:月社琉璃、游行寺夜子、日向彼方、月社妃、伏见理央、游行寺汀、游行寺暗子、本城奏、本城岬、克利索贝利露

我是在去年下半年玩到这部游戏的,游戏不算小众也谈不上高人气,了解到它是因为当时刚玩完色鸟鸟颇有点感触,然后在不知在逛花火还是哪里的时候看到有人推了这部游戏。不得不说剧情有点长,并且当时还有别的Galgame 想推,在去年推了三章后就把后面的剧情拖到了最近来玩。

玩通主线后的我可谓是百感交集又觉着五味杂陈。游戏并未全通,考虑到分支大多是 H-scene,没兴趣便没急着去玩。考试后会二通此游戏,这也是这篇博文冠名为浅谈的理由。二通后会出深谈吗?我也不知道。写下这篇浅谈很大的动机是这部游戏出色的人物塑造,以及我在今年三月多玩到的一部哲学电波系作品,还有就是为了更好地二刷。最近精神谈不上健康,文章可能有点我无法察觉的混乱。

那么接下来请进入纸上世界——

游行寺夜子

身份:图书管理员

「白发赤瞳的诅咒之身,受人冷眼」

夜子之为悲剧故事的主角,她为了选择孤身的不幸、为了期盼谁都不会受伤的世界而欺骗自己渴望幸福的愿望。

闭门不出的尼特少女为了隐藏内心深处的愿望无意间成为了加害者,发现这一事实的她选择了自我伤害而不是做出改变,选择了无人的鸟笼而不是虚伪的人偶剧场,这是一个令我有些致郁又略微感动的点。不像其他角色正面塑造多,夜子基本就是一个感情脆弱的人物,虽然她在后期做出了自己可以接受的改变,但总感不足。

月社妃

身份:琉璃的妹妹

「跨越伦理之爱,于神之膝下双双殉情」

妃之为悲剧故事的主角,她冷静且合理,纯洁的恋情并不限于与琉璃的兄妹之身,而体现于她甘愿为爱献身,体现在于她宁愿对方幸福。

再看看ルクル这个剧本家。ルクル身为出色剧本家的同时,因其剧本多有情感羁绊强大的妹系角色,被称为“妹妹大师”。ルクル对琉璃的妹妹妃自然没有少写。妃这个人物的塑造无疑是非常出色的,她是全作品最自由的存在,与魔法书反抗到底的存在,从另一个角度而言,她赴死的时候便已经放弃了对琉璃的爱恋,即便后期复活也要无视对琉璃的爱恋而对魔法书的存在反抗到底,她是本作品最体现存在主义思维的人,拥有着崇高的自尊与不羁的自由。但我对妃的情怀并非源于我的妹控情结。更露骨地讲,我并不喜欢妃这个妹妹角色。不过这只是初次游玩的体验。

伏见理央

身份:图书馆佣人

「非人道主义的爱恋,名为疯狂」

理央之为悲剧故事的主角,她诞生于纸上,却与无法恋爱的宿命不惜以生命相抗。

在夜子自我封闭时,理央在门口显现的冷酷表情令我怀疑夜子是否改写了理央,不过后来在学校遇到了理央时,令我觉得她的内心还是盼望着琉璃来拯救尼特少女的。

克利索贝利露

「憎恨中重生的邪恶魔法使,摆弄剧场的人偶」

真名阿蕾克莎多利亚,一个没什么好说的反派角色,后面的形象扭转显得突兀,而且来了个令人措手不及的 H-scene。但其身份何来值得探究,这并未在原作中写出,那就稍微推理一下吧。

克利索贝利露有几句非常关键的话:“妾只不过是现象”、“比书更为本质的存在”

正如言语是心灵的派生那般,克利索贝利露是魔法书的现象。是谁写的魔法书?为什么克利索贝利露具有微弱的可以写出魔法之书的能力?

游行寺家的人是不是只能写出书,而不能写出魔法使那样的存在?如果是,克利索贝利露的书出自何人之手?

克利索贝利露之所以为了夜子而不顾一切摆弄魔法书,是出于她的同情。

如果所有假说成立在诅咒不现实的情况下,弄清楚受诅咒的魔法使传说究竟是怎么回事,白发赤瞳的少女为憎恶化身的恶魔,还是被人创造出来的存在。

从时间线看,克利索贝利露的出现应该是在初二时的彼方向琉璃告白之后,而那时夜子并没有写魔法之书,因为夜子开始写魔法之书在故事的后端,以与彼方的一段不经意的对话体现出来,故可以排除克利索贝利露是夜子创造的魔法之书。

克利索贝利露的存在推理其一:游行寺暗子编写的名为克利索贝利露的纸上魔法使,为了在她死后有人能保护夜子,而所谓白发赤瞳的诅咒魔法使只是扯淡。

克利索贝利露的存在推理其二:本为纸上之人的克利索贝利露不应具有写出魔法之字的能力,故其存在正是传闻中的诅咒少女——从很久以前就诞生的存在其事实才能引发这样的传闻,原本白发赤瞳仅为不详的象征,传闻扩散后才变成人人讨厌的存在。顺着这条推理联系第十三章可推测,火灾后的克利索贝利露立马被不知以何种方式写成了魔法使的书,成为谣言中的存在。

十三魔法之书

  1. 翡翠的排挤原理

  2. 红宝石的天作之合

  3. 蓝宝石的存在证明

  4. 紫水晶的怪异传说

  5. 磷灰石的怠惰现象

  6. 芙蓉石的长年隔绝-芙蓉石的终焉轮回

  7. 黑珍珠的求爱信号

  8. 萤石的时空残影-萤石的怠惰现象

  9. 白珍珠的泡沫爱慕-绿幽灵水晶的命运连锁

  10. 黑曜石的因果目录

  11. 缟玛瑙的不在证明

  12. 青金石的幻想图书馆

  13. 璀璨的紫翠玉

浅谈纸上魔法使

并不给予纸上魔法使 Galgame 的称号而是视觉小说是因为纸上魔法使是一个直线型故事讲述模式而不是一个攻略喜爱女孩子的恋爱游戏。

奔着桐叶的废萌画风而来的玩家也几乎都是躺着出去的,这也是其评论两极化的原因之一。

原本我也只是想缓解一下「青空下的加缪」遗留的 PTSD,没想到又被毒奶了一波 qwq。

如果说人物塑造是本作最亮的点,那么纸人的设定就是本作最致郁的点。

纸人的身体特征、性格、喜好、技能都可以通过改写书的内容来实现,这样就仿佛一个个受人玩弄的人偶,在潘多拉的狂乱剧场里上演着人偶戏。假如代入角色很深,你便会深刻体验到当自己的感情被肆意玩弄时的无奈与绝望。当你以为你和妃深深相爱时,蓝宝石的存在证明会告诉你这只不过是故事需要而已。当你经历了芙蓉石的长年隔绝,深深爱上伏见理央这个可爱惹人同情的角色时,他会突然告诉你这只不过是一个纸上设定的人物,她的记忆是虚伪的,她的感情是设定的。这种种令我在整个游玩过程都是陷入十分低迷的状态。

特典以猫的视角抒发了编剧对角色的看待,这是我颇喜欢的风格,因为我此前写不交换视角的妹系小说时,就喜欢写妹妹视角的总结。

本作艺术性较高,擅长心理和细节描写,也令我认识到了ルクル这位出色的剧本家。虽然这主线在某些方面为人诟病,但魔法书的设定足以打开玩家一个看待事物新的视角与想象的空间,总而言之还是瑕不掩瑜。

与其说是我们以更高维度在游玩这部游戏,更像是这部游戏在不断地暗示般抛砖引玉来诱发我们的各种对存在与爱恋的思考。

名副其实的精彩作品,我永远喜欢日向彼方.jpg

青空下的加缪

原名:青い空のカミュ
类型:视觉小说
开发商:KAI
剧本:〆鯖コハダ
原画:〆鯖コハダ
主线时长:10 h -
全线时长:10 h +
主要人物:込谷燐、三间坂萤、大本大人、聪

―――纵使世界错乱了、纵使迷失了世界―――
这是两个少女联结羁绊的三日物语
仅仅是完美的日常中扭曲的不合理
天空蔚蓝无尽,澄澈地如同毫无意义
Qui a tué fille (是谁杀死了少女)
只想知道那件事情

浅谈青空下的加缪

PTSD 病患表示不想讲话……我是真没注意到游戏标着的凌辱标签,我甚至以为 Hs 都没有,因为我在社区里看到的评价是“重口”,我心想一个哲学作品怎么会有凌辱呢然后吃了大亏。

此游戏也在众多社区呈现激烈两极化(你可以喜闻乐见),在 bangumi 大多偏向好评。

喜好读书的人大概会知道加缪,他是不同于萨特本源的一种存在主义。我并没完全理解游戏种种暗示与细节,自从我玩过炒饭的 Tiny snow 以来,真没想到还能接触到有着如此深刻存在主义哲学的视觉小说。

讲到存在主义和虚无主义的 Galgame,肯定有人想提起素晴日,不过我还尚未开始玩素晴日。

在社区中,它被称为“哲学电波系”作品,接收到相应电波的人自然会去尊重这部作品。你可能在一秒之内爱上它,也可能在一秒之内厌恶它。

至于我为什么会受凌辱场景如此大的刺激,还得从去年的妹扔书说起……妹扔书是一部非常非常“好玩”的作品,我极力推荐妹控们去玩,PTSD 算什么,只不过打了两天两夜的恐怖游戏就可以缓过来的东西。

一个为令人愤懑的悲伤,一个是名为绝望的悲伤。

这个世界观令我联想起了夏娜那种偏魔幻现实主义的世界。

以上为当时游玩做的笔记,时间太久无法作更多浅谈。

后记

今天是读书日,不过读书是不可能读书的,当然是要玩数独啊!

近期沉迷 PCR,两个号都打到了第七章。

版权声明:CC BY-NC-SA 4.0 License
本文链接:https://blog.tinyume.com/archives/qian-tan-zhi-shang-mo-fa-shi.html